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最快更新[山海经]双界代购 !

    若出现乱章, 说明您的订阅比例不足,请等待数小时或选购更多章节

    是望江楼里的金丝边眼镜唉!

    林梢记得自己还很凑巧地救过他一次,后来又因为系统更新急着走,拿了一张名片就走了, 但林梢把那张名片扔了, 他本以为自己和这位一看就和自己不在一个世界的金丝边眼镜再不会产生什么交集,但却是这次在新闻里知道了他的名字。

    郑斯越,确实身份不一般。他是老城区拆迁重建地产工程的公司负责人,而这个通过投标拿到这块地方的公司并不是什么小公司,而是全国知名大企业昆仑地产, 地产界执牛耳的巨鳄,而昆仑地产那位资产在福布斯中国版排前十的老总,恰好也姓郑。

    林梢作为一个关心自家拆迁房的拆迁户, 看新闻看到这里也就多一手在网上搜了搜, 郑斯越作为一个有详细百度百科的人, 履历丰富地吓死人,最引人注目的一点,还是那条昆仑地产太子爷的身份。

    这位年纪就比林梢大一岁, 二十四, 估计就是被下放到基层项目来锻炼了, 但出了这件事,估计也不好交代。

    林梢记得陈源开和自己说那时醉酒的事情, 还说金丝边, 啊不是, 郑斯越这人挺好的,平易近人,林梢看着当场那些激动的记者都差点把话筒塞进他嘴巴里面的画面还是摇了摇头。

    也不能怨人家,看现场来说,像是工地出现的意外。本来进工地的每一个人都要戴安全帽的,但当时场地人太多了,有一两个媒体的人可能是没这方面的安全意识,就暂时把安全帽摘下来了,结果就是那时候出了事情。不过除去一个被砸中脑袋重伤进病房的,其他都是轻伤,还有几位是因为现场出事混乱起来踩踏受伤的,倒也不严重。

    这条新闻过去了,频道里开始放广告。林梢也就当时关注一下,但事情不算严重,他转眼就被白泽转移了注意力。

    跟着他走到客厅来的白泽盯着出事的地方看了好一会儿,却什么都没说,转过头就把之前没捏到的脸双倍捏了回来,林梢被他的手弄得呜呜乱叫,比白泽矮了一个头的他又反抗不了,回头便气鼓鼓地生气了。

    他要收回之前说白泽好的话,白泽明明最讨厌了!

    中午的时候,林梢就带着许多香蕉和其他东西来了狌狌一族,上午刚做的新鲜糕点和一些奶糖分给了小狌狌们,上百斤香蕉也分到了各个树屋里面,狌狌族长点名要的酒林梢也带来了。

    林梢还买了一个巨大的锅,他现在在狌狌族地生火已经很频繁了,但两百只狌狌确实太多了,一只狌狌的食量是一个成年人的两倍有余,光靠林梢一人累死也喂不饱它们的嘴,就上次庆祝晚会来说,林梢依靠着许多香蕉等水果和处理很简单的熟食在加上忙活了一整天才勉强凑够两百只狌狌的食量,他可不能每天都这么弄。

    所以狌狌一族也非常默契地分批次和林梢讨东西吃,基本上是按一个树屋一个树屋来的,林梢在大锅里炖肉,有时候还找材料直接开火锅吃,闻起来都是香飘四里。林梢倒觉得没什么麻烦的,反正都是大锅,做一个人的饭和做几个人的饭没什么大区别,还热闹呢,每次来吃饭的狌狌们就坐在一边,聚精会神地望着锅里翻腾的食材,其他没轮上批次的狌狌就坐在一边的树杈上,手里握着林梢给的香蕉,非常羡慕地看着坐在餐桌那边吃饭的幸运狌狌。

    它们甚至还为了吃学会了使筷子。之前狌狌一族的好感度时不时地往上蹦几个点,林梢还以为是自己帮的忙把它们感动的,但自从知道这辣鸡系统能把食欲转换为好感度之后,林梢仿佛触摸到了真相。

    这涨地这么快的好感度分明是因为食物吧。

    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喝到酒的狌狌族长总是比之前要好说话,今天的林梢有事要求它,于是非常心机地备下了超大份的爱心便当以及好酒去找狌狌族长聊天去了。

    当然林梢那一点小心思是谁也瞒不下来的,狌狌一族一边咬下一块嫩牛肉,一边斜着眼看他。

    “又想求我做什么事?说。”

    “哎呀就是一点点小事,”林梢摸了摸鼻子,又往前凑了凑,“既然都知道了,那我就直说了。您知道蛊雕这个族群吗?”

    “我知道啊,”狌狌族长点了点头,仿佛明白了什么,“怎么,石头镯子给了你新的指示?”

    林梢也不瞒着,回答道:“还真是,和蛊雕有关。但不管做什么事我也要先和人家交流吧,您看我这语言不通,那只能……”

    狌狌族长放下筷子,又看了他一眼:“我先纠正你一个错误,蛊雕没有族群,它们数量非常少,都是独居。还有,找我做翻译,亏你想得出来。”

    “受灾的狌狌有多少,您能告诉我吗?”

    林梢倒不怕狌狌首领跟着,他看过一圈之后,就努力仰着头往上看,小心翼翼地发问,狌狌首领正坐在树杈上,低着头看着他,神色莫名。

    在他问完之后,一人一兽尴尬地冷场了一段时间,而后狌狌首领缓缓地才开口了:“使者若是想知道,我自然没有不说的道理。”

    林梢在下面乖乖地听着,虽然他听着狌狌首领地声音有些不情愿,但是能说就好了,他也不指望它一下子就能改变对自己的看法,愿意稍微配合一下就很不错了。

    “受到影响的有二十三只狌狌,基本上……”狌狌首领说到这犹豫了一下,顿了顿,但还是说了下去,“都受了一些伤,但都没伤及性命。我已经安排伤员紧急搬到安全的树屋去住了,族内也在照顾它们。”

    “住的地方不够吧?”

    “特殊情况,可以挤一挤。”

    其实是不够的。

    林梢这时候自然不会去反驳它,但他心里有数。狌狌族群其实数量并不多,粗略算起来应该在二百左右,每个藤蔓树屋根据大小可以居住3到7只狌狌,林梢数了一下,树屋共有五十来个,其中狌狌首领的树屋是最大的,里面做了精致的隔断与隔间,这也是唯一一间林梢进去过的,但他之前看见那里面也安置了伤员。

    受到影响的狌狌数量虽说不多,但算起来占了整个族群的十分之一,树屋并不大,成年狌狌的身高基本在一米八左右,且比人厚实很多,普通大小的树屋住三四个狌狌已经很拥挤,往里面塞伤员就更加拥挤了。

    况且,林梢重点在山体垮塌那儿转了一圈,受到影响的狌狌数量其实不止二十三个。因为那块地方的陷落,附近的地方即使不考虑再次坍塌的危险度,因为缺少了原来山体的遮蔽,旁边的地方也都是风口,承受的风雨都要比其他地方强烈很多,若是想要抗衡之前那种暴雨,周边一圈的树屋也是住不得了,得往里面搬。

    这样算起来,又有至少三个树屋不能使用,受影响的狌狌数量应该在30只左右。

    林梢面色凝重,他知道情况没有狌狌首领说的那么轻松。

    他打开任务界面,把自己戳回了家,再来一次快捷传送林梢显得镇静得多了,他显然已经习惯了,反正就是一睁眼一闭眼的事情。

    搭避雨建筑这事他也不是专业的,急也不能瞎做,林梢先是给陈源开打了个电话,等了一会儿才等到他接,一开口就问:“源开,你知道哪有靠谱的卖户外帐篷的吗?专业的,结实的,结实的程度吧,就能带着登喜马拉雅山地那种。”

    陈源开迷迷糊糊睡到现在,被林梢一个电话叫醒,话就听到半截:“啥?阿烧你疯啦?你去喜马拉雅山干啥?”

    “不是我要去,我帮其他朋友问问,也不是要去登山,就是打个比方,就是特别结实的那种帐篷,”林梢解释,“你不是认识的人多嘛,帮我问问,挺急的。”

    “行吧。”陈源开揉了揉眼睛,“等会儿我给你回电话。”

    陈源开此人,最大的优点就是点到即止,绝不多问,一件事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不做,就是因为他这识趣的性子,所以人脉宽广什么朋友都有,林梢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就收到了陈源开的回信。

    “西郊广场那家华润万家大门斜对面有个户外探险用品店,叫盘山,去那儿找他们老板,姓庞,报我的名字,他们那儿的东西应该是本市最好的了,你带你朋友去看看呗,看看满意不满意,要是不满意回来再跟我说。”

    林梢道了谢,把地址记了下来,稍微收拾一下就出门了,山海界的时间流速和正常世界一样,林梢还剩三天时间,实在不多,况且那边还是并不怎么信任他的狌狌族群,这任务虽然积分高,但真是不好做。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搭建建筑的话,林梢只能想到帐篷了,但他连远门都没出过几次,帐篷更是只听过没有住过,到底能不能抵御招摇山的大雨他也不敢确定,但总要试一试。

    陈源开推荐的那家店还是挺好找的,只不过林梢一个瘸子进一家户外探险店还是让店员多关注了几眼,直到他报了名字,传说中的庞老板从店里面走出来,一见林梢就笑了起来。

    “现在这小孩胆都这么大?身残志坚?”庞老板身形壮硕声音洪亮,一来就拍了拍林梢的肩膀,“你这是要去哪儿露营啊?”

    “倒不是我去,”林梢实话实说,“我也是帮朋友来看看。”

    他腿这个状态,前边在雨中走了几段山路就又开始疼了,就这当下还不舒服呢,这样子说要去户外探险还真没有人相信。

    “行吧。”庞老板无所谓,“反正都是客人,你要什么样的帐篷?”

    “结实的。”

    “我们这都是户外探险用的帐篷,没有不结实的。”庞老板无奈,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几眼,“源开之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特意给我强调不许坑你,看来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啊。”

    林梢之前只简单地查了一些资料,但一来店里就不够看了,墙上挂的几款介绍很多专业字眼他都看不懂,他还是怕被人坑,坑钱倒是次要,要是质量有问题后果是林梢承担不起的。他对庞老板了解不多,谈不上信任,但他相信陈源开。

    “你跟我来,”庞老板跟店员打了个招呼,“我跟你说你也听不懂,你跟我去仓库看看就知道,我这儿的东西不敢说多好,但怀荔市内比我家更好的我敢说没有,走吧走吧,给你看看你就知道了。”

    盘山这家店的店面很小,就巴掌大,但仓库很大,里面大架子上摆了一件又一件的东西,看得林梢眼花缭乱。

    “你们是打算到哪儿露营去啊?”到地方了,庞老板开口问他,“地形什么的,说说。”

    林梢手机丢了,他现在用的是陈源开之前淘汰下来的旧机子,虽说是旧机子,但除了有一处外壳磨漆了,其他的简直和新的没两样,拍照更是清晰。他在狌狌领地的时候就想着应该搭帐篷,就把他觉得适合搭帐篷的几块平地拍了照片,当然,林梢仔细避开了狌狌一族特殊的地方,树什么的也没拍进去,就拍了石壁旁边的绿茵平地。

    庞老板仔细看了看,倒也没看出什么不一样的来,就说一句看样子不像本地,又问了问林梢的其他要求。

    “现在雨季,还又是风是雨,所以要防风遮雨的,越结实越好。”林梢想了想,“嗯,大一点吧,人……挺多的。”

    “行,”庞老板点了点头,“我给你介绍介绍。”

    林梢今天饭也不吃了,几个小时就跟着庞老板在仓库里面看着一款又一款的帐篷,有他在来的路上看到的牌子,也有他根本看不懂的一连串外文标签,但庞老板是真有耐心,一直和林梢解释。这个解释的范围包括各种材料的细节,还有从林梢的照片和描述中告诉比较适合搭帐篷的是哪块地方,甚至还当场给他搭出一个帐篷的雏形来了。

    “若是有大风大雨,光靠帐篷的支撑强度是肯定不行的,一定要找到合适的地形才行,这叫事半功倍,我看你那个地方还是不错的,”庞老板介绍完了,看了一眼林梢,“您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林梢也是这么想的,幸好狌狌领地选址极好,挡住了大部分风雨,再看了庞老板这一圈帐篷介绍,安全方面应该没什么问题。他根据庞老板的推荐定下了一款帐篷,价格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而且还因为陈源开的介绍打了很大的折扣,就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先搭一顶试试吧,林梢想,而且最让他头疼的,狌狌一族愿不愿意住帐篷还不一定呢。

    也许过段时间就好了。

    林梢安慰自己,不过他想到衣柜这回事,随之联想起来的不仅只有爷爷,还有那个该死的、怎么也摘不下来的丑镯子!

    他之前不信神不信鬼,现在这事却怎么想怎么玄幻,一个莫名其妙的系统像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炸的□□,让他这几个小时都有点魂不守舍的。

    坐在一边的陈源开都快喝掉半瓶红酒了,一转眼却看见发小呆呆愣愣地站在窗户边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今天他家宴请了附近的许多邻居,包厢里大家都热热闹闹的,因为大部分人家东西都差不多搬完了,又领了拆迁补贴,心里正是高兴的时候,上酒都是按箱上的,菜没上呢,相互敬酒都敬了快两轮了,唯有林梢一个人看着像是有心事,还时而眉头紧锁。

    说不准是被人欺负了。

    一想到这里,把自己当知心好大哥的陈源开就坐不住了,他拎了半瓶酒过去,拍了拍林梢的肩膀,问道:“你怎么回事?从下午开始看着精神就不好,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嘛!”

    “没、没什么。”林梢有些心不在焉,接过陈源开给的酒就喝了一口,顿了一会儿,又恍如梦游般地问他,“源开,你有没有……嗯,见过白色的猴子?”

    陈源开被他这个问题问地一愣,他心想怎么突然说到猴子?关猴子什么事?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见过啊,猴子得了白化病的话,毛就是白色的,纯白,咱们市动物园不是有一只么?”

    “不是……哎呀,不是白化病那种白。”

    是那种泛着银光的银白色。

    但这句话他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林梢在换下自己那件针织毛衣的时候,在袖口上看见有几根毛黏在起球的毛线上,大概是蹭到了那只小猴子留下的,这几根毛在日光下呈现出一种奇妙的银白色。林梢对猴子的种类没有什么深的研究,当时不觉得有什么,直到回来了缓过来了,又看到这颜色的时候才生出异常之心。

    有全白的、皮毛发银光的猴子么?林梢在借来的手机上搜图片搜了半天,除皮毛这一特点以外,也没有找到种类样子和他救的那只相似的猴子,总有那么点不相同,那他救回来的是个什么东西?再往里延伸了想,他去的又是什么地方呢?

    根据他在任务中看到信息,那地方暂定叫招摇山吧。那里没有一丁点信号,并且生长着他从来没有见过连网上都搜不到的“猴子”,那个地方,真的属于他所生活的地球么?

    要不就是电信4G全球通在骗人,要不就是像他猜想的那样,那里并不是他土生土长的世界了。

    对于这一点,林梢在想清楚之后反而相对坦然地接受了,只是他不知道这丑镯子会在什么时候又突然发难,他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系统到现在仍然显示在维护中,原本的界面打不开,弄得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陈源开看着他说了几句话,问了个奇怪的问题之后又不说了,面对着窗户眼神没有焦距的样子。林梢虽然也能喝酒,但平时没碰过高度数的,陈源开递给他的是40度的人头马,他迷迷糊糊地都喝下去大半杯了,直到脸上泛起潮红,他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杯子,问道:“你给我喝的什么?我怎么……感觉这酒有点辣,还有点、嗯,上头……”

    陈源开性格不靠谱,他倒酒的时候也没想太多,拿着自己手上的酒就倒了,但林梢的酒量哪能和他比,看着人脸色不对了,他才反应过来这酒度数过高不适合林梢喝,万一他爸知道他又给林梢瞎喝酒准是一顿打没商量,这家伙连忙把酒背到身后,领着林梢往桌边走,一边走一边岔开话题:“哎呀没什么没什么,你看上菜了,来来来我们先坐下来吃菜吃菜。酒就不喝了,先喝碗茶……”

    林梢的酒量倒也没那么差,那杯子不算大,他脑子虽然被酒精熏了一下,但是还能保持清醒。但宴席一开场很多事情都不受控了,小巷子里邻里关系算不错的,今天老陈家包了个大包间,六张桌子全坐满了,席一开菜一上,相互敬酒是拦不住的,这儿人又这么多,人人敬过一轮,喝的酒哪能少呢,即使陈源开出于心虚一直帮他拦着,但林梢自己也抹不开面,还是喝进去不少。

    这里头许多邻居都帮衬过他,特别是他出了车祸右腿受伤又遭遇唯一的亲人爷爷郁郁而终,这段时间是邻里之间帮他把点心铺子开起来并支撑着经营下去,又轮番找他聊天用最朴实的道理劝他振作,才让他这个半残废在家底被一系列事故掏空的情况下重整旗鼓,有了生活来源并坚持到了现在。林梢心里念着别人的恩情,自然不好意思拒绝。

    到后面他喝的有点晕晕乎乎,脑子也不太清醒了,还好陈源开一直盯着他,扶他在旁边沙发坐了下来,打算等宴席散了就送他回去。林梢仰面躺在沙发上,面色潮红,衣服扣子也因为太热解开了几颗,他闭着眼睛,稍有些长的头发也乱了。

    陈源开看了半天,心想阿烧真好看,又很能干。就拿望江楼这顿晚饭来说,菜色也一般,就是逼格高,口味上还不如阿烧做的好吃,若是没有那次的车祸,不知道怎样好的女孩才配得上他。

    陈源开的眼神从林梢的脸上移到了他的左腿上,他每想到车祸那件事都觉得心情郁猝,大约街坊邻居都是和他有些差不多的心情,林梢口袋里被塞了不少红包,都是一些邻居给的,他原来硬犟着不肯收,后来喝迷糊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大伙才趁机塞进他衣服口袋里,林梢不大的上衣口袋被一个个红包塞得满满当当,都快掉出来了,还是陈源开给他收好了,等醒来再给他,他怕这个醉鬼乱动把钱给弄掉了,又趁着他酒醉,背地里又在红包里塞了五百块。

    陈源开给钱还给地鬼鬼祟祟像做贼似得,给完还松了一口气。林梢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花板,又去拉陈源开的衣角。

    “源开……”他的声音软软的,“我想去上厕所。”

    “去呀,厕所就在一进门的左边。”

    “你扶我去。”林梢拍了拍自己的头,很认真地解释,“我的头太重啦。”

    “饕餮的到来对任何族群都是灾难,虽然这是只未成年的饕餮,”狌狌族长看了一眼那还被吊在树上的小胖子,“你还没有见识到它的食欲有多恐怖,它是什么都吃的。我狌狌一族虽然数量多,但对于饕餮的力量来说,还是不够看,要不是白泽大人在此压着它,狌狌一族恐怕要遭到大损失。”

    “您是想让白泽……”

    “不是,”狌狌族长快速地打断了林梢的话,“我不敢拜托白泽大人做什么,能说动白泽大人的就只有你了。况且也不需要做什么,只要能让这只饕餮不破坏我族就可以了。”

    “我会尽我所有努力的,”林梢认真地点了点头,他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镯子,笑了笑,“毕竟,我原本就是要来帮助你们的使者呀。”

    狌狌领地的重建林梢也出了一份力,他也不想自己的一份心血被破坏,况且,不管是站在朋友的立场,还是站在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立场,他都不能拒绝这件事。

    不过这事也让林梢再次认识到白泽到底有多厉害。

    传说中的凶兽都不敢在他面前造次,白泽在山海界的地位大大超越了林梢一开始的想象。

    林梢的目光也不避讳,白泽早就注意到了,他走上前去,戳了戳他的脸。

    “狌狌族长有事求你?”

    “嗯。”

    “主要内容跟我有关?”

    “对。”

    “是想让我镇压那只调皮的小饕餮,不让他到处搞破坏,对吧?”

    “完全正确。”

    “所以你答应了别人的请求,”白泽看着林梢,“你要怎么求我帮忙呢?”

    林梢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刚刚想了好多种办法,比如做好吃的贿赂你,或者用各种方法软磨硬泡,缠着你让你答应,不过就在一分钟之前,我改变了想法。”

    白泽听着林梢的前一段话本听得心情愉悦,但林梢后半句话急转直下。

    “为什么?”

    “因为这个灵敏的系统,”林梢晃了晃自己手腕上的石头镯子,“我听到了提示,它把狌狌族长的请求很快转化成了我的任务,你不是从来不插手我的任务吗?看来这回,我还是得自己想想办法。”

    不过不同于他之前接到的新手任务,这个任务被打上了随机任务的标签,任务内容给的很明确——在小饕餮在招摇山期间,约束他不让他做坏事破坏狌狌族地。给出的积分恰好是50点。

    林梢之前三个任务蓄积下的积分是110点,距离换药的200点还有90点。这就意味着林梢只要完成了这两个任务,他就能换到药了。

    真是越想越充满了干劲呢!

    林梢一边想一边说:“我在想,要让小饕餮安分,最根本的方法还是得让他吃饱,他吃饱了就应该满足了吧?”

    “……要想让饕餮吃饱,你还是头一个,”白泽扶额,又引导他往一开始的想法走,“你还是想一下别的办法,比如说讨好我帮你也不是不可能……”

    “啊!”林梢又想起什么来了,“招摇山不是有很神奇的吃了就能饱的祝余草吗?我还见过的,那个草可以给他吃呀。”

    白泽摇头:“祝余草对饕餮来说没有用,对人类倒是效果很好,所以你最开始的那个想法还是很好的……”

    一心想着赚积分换药的林梢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没细听白泽在说什么,站起来就往吊着小饕餮那颗树那里走。

    能说人话就先交流一下,林梢撸袖子,总有一个办法能治熊孩子的。

    白泽望着林梢离开的背影,心情很不美好。

    带着好吃的顺便软软地撒娇贿赂自己有这么难吗?!

    他感觉最开始自己和林梢立下规则,只解答疑问不帮他做任务,好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仍然被吊在树上的小饕餮远远看过去样子很凄凉又有几分好笑,圆圆的一个小肉球,听见脚步声就抬起头来,看到林梢的脸也横不起来了,委屈地瘪了瘪嘴,小小声了说了一句:“我饿了……”

    林梢没听清,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说我饿了!你这个妖怪!”小胖子挣扎了几下,“啊啊啊就怪你!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走了,怎么会被白泽大人抓到,还饿了一个下午!”

    林梢好笑,回道:“你这个小胖子真不讲道理,你走不走关我什么事?而且最近你都是在偷我的东西吃,怎么反过来怪我了?”

    “怎么不能怪你!”小饕餮振振有词,“都是你做的东西太好吃了,才让我根本走不了,饕餮就是这样的呀!”

    林梢:“……”

    他被熊孩子的神逻辑打败了。

    “中午刚偷了我这么大一块肉吃还喊饿?”林梢拍了拍他的小屁屁,“还有,偷东西你还理直气壮的,我还没要求你给我道歉呢。”

    “哈哈!”小胖子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想让小爷给你道歉?想得美!也不看看……”

    他得意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不远处白泽冷冷的眼神扫过来。

    “对不起!”小饕餮瞬间怂了,“我再也不敢了!”

    他胖乎乎的脸就算横气起来也是又好笑又好气,林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揪了揪他的小脸蛋:“真的饿了?”

    小饕餮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嗯,很饿。”

    “那你想吃什么?”

    一听到吃小饕餮很快就兴奋了,他在空中挥舞着自己的小胖手:“我喜欢吃甜的,超甜的那种!”

    果然小孩子都喜欢吃甜甜的东西呀。

    “那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给你吃东西,很多很多甜甜的好吃的,我都可以给你做,”林梢开始讲道理,“拿你在招摇山不能乱来,也不能破坏狌狌领地。”

    “不会的不会的,我不像我爹,我可乖了,”小饕餮露出一个萌萌哒的笑脸,眼睛却时不时往白泽那边看一看,“再说,你看我在这儿这么多天了,都是稍微拿一点点吃的就可以了,也没有做其他的呀~”

    明明是看白泽在这边所以根本不敢动吧……林梢吐槽。

    饿着的小饕餮看着他沉默心里就着急了,在空中紧张地晃动了几下,接着补充道:“真的真的,其实我们饕餮一族都是很单纯很好说话的,只要有东西吃就可以啦。”

    林梢记得自己家里锅上还蒸了一锅白糖糕,本来就想留着晚上做夜宵的,这回估计要把自己和白泽的夜宵贡献出来了。

    “你等等,”林梢摸了摸他的头,“要记得你之前答应的事情,小朋友也不可以撒谎了的,要是吃了东西还食言,我就让白泽……”

    林梢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实际上他也不知道他能让白泽做什么,只是他那拖长了的尾音好像非常意味深长,让小饕餮听了仿佛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头点地和小鸡啄米一样。

    “我一定会听话的!我保证!”

    狌狌族长苦笑一声,道:“之前你有事求我,这下换到我有事求你了。”

    “什么事?您说。”

    “饕餮的到来对任何族群都是灾难,虽然这是只未成年的饕餮,”狌狌族长看了一眼那还被吊在树上的小胖子,“你还没有见识到它的食欲有多恐怖,它是什么都吃的。我狌狌一族虽然数量多,但对于饕餮的力量来说,还是不够看,要不是白泽大人在此压着它,狌狌一族恐怕要遭到大损失。”

    “您是想让白泽……”

    “不是,”狌狌族长快速地打断了林梢的话,“我不敢拜托白泽大人做什么,能说动白泽大人的就只有你了。况且也不需要做什么,只要能让这只饕餮不破坏我族就可以了。”

    “我会尽我所有努力的,”林梢认真地点了点头,他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镯子,笑了笑,“毕竟,我原本就是要来帮助你们的使者呀。”

    狌狌领地的重建林梢也出了一份力,他也不想自己的一份心血被破坏,况且,不管是站在朋友的立场,还是站在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立场,他都不能拒绝这件事。

    不过这事也让林梢再次认识到白泽到底有多厉害。

    传说中的凶兽都不敢在他面前造次,白泽在山海界的地位大大超越了林梢一开始的想象。

    林梢的目光也不避讳,白泽早就注意到了,他走上前去,戳了戳他的脸。

    “狌狌族长有事求你?”

    “嗯。”

    “主要内容跟我有关?”

    “对。”

    “是想让我镇压那只调皮的小饕餮,不让他到处搞破坏,对吧?”

    “完全正确。”

    “所以你答应了别人的请求,”白泽看着林梢,“你要怎么求我帮忙呢?”

    林梢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刚刚想了好多种办法,比如做好吃的贿赂你,或者用各种方法软磨硬泡,缠着你让你答应,不过就在一分钟之前,我改变了想法。”

    白泽听着林梢的前一段话本听得心情愉悦,但林梢后半句话急转直下。

    “为什么?”

    “因为这个灵敏的系统,”林梢晃了晃自己手腕上的石头镯子,“我听到了提示,它把狌狌族长的请求很快转化成了我的任务,你不是从来不插手我的任务吗?看来这回,我还是得自己想想办法。”

    不过不同于他之前接到的新手任务,这个任务被打上了随机任务的标签,任务内容给的很明确——在小饕餮在招摇山期间,约束他不让他做坏事破坏狌狌族地。给出的积分恰好是50点。

    林梢之前三个任务蓄积下的积分是110点,距离换药的200点还有90点。这就意味着林梢只要完成了这两个任务,他就能换到药了。

章节目录

[山海经]双界代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苏怀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怀荒并收藏[山海经]双界代购。

顶部